“大媽要債團”為什么會被需求

2017-08-09 10:05 人閱讀 來源:未知

在河南商丘,有一個平均年齡約50歲、約30名中老年婦女組成的“討債”團,她們參與各種債務糾紛、工程糾紛、醫療事故處理。日前,這個“大媽團”的14名主要成員被一審判決犯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和尋釁滋事罪,判處2年至11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面對一審判決,有大媽表示委屈:“我們確實犯法了,但不是什么黑社會。”估計這個看法,也比較符合一般網民對于這件事情的觀感。的確,說“大媽討債團”純潔無辜,沒有人會支持。畢竟,她們所做的就是幫人“出頭”的生意。如果說,年輕的暴力團伙所依仗的是拳頭恐嚇,這些大媽們的底氣則是“你不敢拿我怎樣”。對這樣一個“大媽團”,說她們犯尋釁滋事罪,說服力可能更強一點。

法律不能因為犯罪嫌疑人是大媽就網開一面,這樣的主張當然沒有錯。但是,說她們犯了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這就需要更扎實的證據和更嚴密的論證邏輯。好在這樣的結果只是一審判決,對心有不服的大媽們來說,她們還有機會通過二審程序來為自己爭取權利。罰當其罪是基本的法治原則之一,大媽們干了她們不應當去干的事情,就必須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同時,她們所需付出的代價,也只能以法律的規定為限。是否涉黑,不妨等待二審給出最終說法。

實際上,除了是否涉黑這個焦點之外,此案更值得關注的,恐怕是“大媽要債團”到底是怎么產生乃至“紅火”起來的?根據媒體的報道,這些大媽在成為“要債團”成員之前,幾乎都是病痛在身,生活得并不遂心。有一個被一審判刑5年的大媽對記者講,她最初參加這種活動,在意的就是別人會“管飯”。后來,她覺得自己一個病人,能夠“幫助”到別人,很“榮幸”。應該說,所謂的“幫助”,所謂的“榮幸”,都不過是大媽們自己的幻覺。她們的老年生活困窘、空虛,所以才把被利用當成了“榮幸”。

在社會這個層面,正常的問題解決機制,當然不應當包括“挾大媽以自重”、借大媽來達到要債的目的。有不少人這么干了,甚至讓“大媽要債”成為一種模式、一種強勁的市場需求,這意味著正常機制一定在某個環節出現了問題。首先,要考慮的是誠信之稀缺。欠人債務,一定要等到別人弄出非常手段才想得到歸還?然后,要檢討的是法治渠道成本過高的問題。本來,私人恩怨難決可以尋求公權力的裁判,可是有人卻偏偏不信法律而去信大媽,他們也講得明白——“訴訟成本太高”。

借助黑社會要債,與利用大媽要債,都是救濟渠道不暢下的扭曲選擇。眼下,大媽們操心的是能否洗脫“涉黑”的名聲。而那些看得見、看不見的要債的人們,他們在“大媽要債團”覆滅之后,要將目光投向何處呢?毫無疑問,應該是法律本身。但這也需要執法者更好地作為,讓更多的人自覺走上公平正義的大道。 



延伸閱讀:

  • 替人要債出損招尋釁滋事被判刑
  • 要債不可逼人太甚
  • 醉漢找錯人堵門要債,“欠債人”不計前嫌送其回家
  • 為要債跟欠債人結婚 債沒要到又要離婚
  • 黨報揭秘催討產業:團隊有人研究法務 有人上門要債
  • 暴力催債何時休?催收團隊有人負責法務有人要債
  • 要債時打壞對方路虎車 四人故意毀壞財物獲刑
  • 討賬公司要債技巧要點總結
  • 永州男子追女孩送手機惹債務糾紛 沖動要債涉嫌犯罪
  • 他們砸窗、噴車、打人為替人要債 該暴力討債犯罪團伙被警方打掉
  • 上一篇:出租屋遭入室潑漆追債 防盜門鎖卻完好無損 下一篇:為幫人要賬 西安男子限制他人自由獲刑7個月

    關于我們| 業務介紹| 加入我們| 幫助中心| 網站地圖| 意見反饋 >>

    Copyright ©2004-2016 版權所有北京私家偵探 上海私家偵探 深圳絲足 北京刻章

    (*^▽^*)MG花花公子_正规平台 福彩快乐12技巧 极速时时彩计划骗局 好运彩3d之家 香港六合彩136死开奖 今晚体彩p3试机号码 湖南幸运赛车视频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今天 现在理财收益率 天星山西麻将苹果下载安装 重庆时时彩最大历史记录 辽宁35选7走势图风采 2021年六合彩特码资料 北京赛车推荐软件 澳客足彩网 310大赢家比分 数字货币ico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