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商童裝品牌綠盒子遇窘境 供應商網上追賬

2017-02-28 14:42 人閱讀 來源:未知

互聯網創業總是幾家歡喜幾家愁。不久前,電商品牌茵曼的母公司匯美集團表示要重整股權并于2017年再申請上市,但同樣是電商出身一度被譽為“網絡童裝第一品牌”的上海綠盒子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綠盒子),卻遇上了麻煩。
近日,有綠盒子供應商在社交媒體上發布信息,稱自2015年開始,綠盒子長期在各網絡電商平臺低價促銷及盲目擴張,造成企業供應鏈斷裂,無法正常按時支付供貨商貸款。與此同時,關于綠盒子破產,公司CEO吳芳芳轉移財產“跑路”的傳聞亦是不斷。
不過,吳芳芳隨即發文澄清其并未“跑路”,但坦言“最近遇到了很大的困難”。1月4日,吳芳芳經實名認證過的微博向記者回應稱,“這個階段我的時間和精力都會花在努力化解危機上,哪怕有一線機會我都會去努力爭取。”
自創立以來,綠盒子曾幾經波折:關閉線上走實體失敗、燒錢做B2C無果……但都“有驚無險”度過。而面對現狀,綠盒子這次還能否扭轉窘境?
供應商網上“追賬”
2016年12月28日,一位微博名為Bellisa-ye的網友發文稱,其是綠盒子供應商,公開質疑綠盒子的大股東吳芳芳轉移公司財產,“惡意詐騙”供應商,拖欠貨款。微博還附上向上海徐匯區人民政府、上海徐匯區人民檢察院遞交的“請愿書”。
2017年1月3日,上述綠盒子供應商楊女士(化名)向記者表示,“公司2015年10月9日與綠盒子簽訂買賣合同,2016年1月份開始貨品陸續入倉,而合同上明確表示收到發票兩個月后支付貨款,不過綠盒子一直在拖欠貨款。”
“公司于5月份起一直催繳欠款,綠盒子一方皆以各種理由推卸拖欠共計42萬元,而在所有供應商中,債務金額最高達1200萬元。”楊女士表示,“最終給予的承諾是雙11之后的11月25日會安排付款,但此后公司賬戶又被凍結,貨款一直沒有支付給我們。”
根據楊女士的描述,除了拖欠供應商的貨款外,綠盒子還欠自來水公司及物流公司的錢款。不僅如此,綠盒子在2016年7月開始經營異常,目前公司員工多已離職,且有兩個月的工資沒有發,綠盒子同時還欠第三方代發工資公司300多萬元。一位綠盒子前員工亦向記者透露證實,綠盒子目前確存在拖欠員工工資的情況。
“奇怪的是,綠盒子本身銷售額很高而且不存在庫存壓力。從我們的數據看,綠盒子把我們的貨都賣掉了。”楊女士向記者表示。
面對公開質疑,近半年不發微博的吳芳芳在2016年12月28日作出了回應,“雖然公司最近遇到了很大的困難,但我一沒‘跑路’,二沒有想過推卸責任,三沒有卷款過一分錢,相反我個人的積蓄這幾年都不斷貼補進了公司,此點可以接受任何形式的法律審計。”
對于吳芳芳的回復,楊女士表示,“如果真的要解決供應商的問題,至少應該答復我們錢是如何虧掉的。”
1月3日,記者來到了綠盒子的總部,位于上海宜山路民潤大廈的上海綠盒子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記者看到,公司大門緊鎖,門內兩邊放置公司的卡通人物,內部卻是空無一人。提及此事,民潤大廈保安告訴記者,“大概在半個月前,公司就關著門了。”
針對上述拖欠供應商貨款等問題,1月3日,記者多次撥打吳芳芳電話,并發送短信,但未獲得正面置評。此后,記者又通過實名認證的微博私信進行求證。
1月4日上午,吳芳芳經實名認證的微博作出私信回復。“如果您所說的這些情況都存在的話,那我應該做出的選擇是直接‘跑路’,而不是面對和解決問題,這是常識。”該實名微博稱,現階段不論供應商在網上散布怎樣的不實言論,其均沒有追究或質問,原因在于這并不解決實際問題。
“這個階段我的時間和精力都會花在努力化解危機上,哪怕有一線機會我都會去努力爭取。”上述吳芳芳實名微博私信稱。不過,對于其位于上海市徐匯區的辦公地點是否為暫時關閉以及其未來將作何打算等問題,其并未回應。 
戰略幾經“搖擺”
事實上,2002年以來,綠盒子經歷了從電商起家到關閉線上走實體的過程。幾經周折,2008年,通過提供個性化童裝,面臨線下困境的綠盒子轉向電商,才開啟了其“網絡童裝第一品牌”的發展之路。
公開資料顯示,2010年9月,綠盒子獲得了來自摯信資本2000萬元風投的首輪融資,這也打破了線上童裝品牌零融資的紀錄。當年12月,其又獲得了第二輪來自DCM的1億元融資。
盡管較早被資本青睞,但有業內人士表示,綠盒子的投入產出情況并不盡如人意。“綠盒子當時融了一筆錢,但都拿來搞垂直網站,而且團隊人員年薪很高,又做了很多地鐵上廣告。對于一個淘品牌來說,做一個B2C平臺難度很大。”資深電商觀察員魯振旺告訴記者。
吳芳芳亦曾坦言:“2010年底投資進來,2011年和2012年綠盒子因砸‘錢’自己獨立的B2C官網造成較大虧損,形成了不小的窟窿。”
業內人士介紹,在B2C嘗試失敗后,綠盒子又將其重點回歸做品牌并在電商平臺發展,彼時很多傳統品牌紛紛“觸網”也開始進軍天貓等第三方平臺,電商紅利時代逐步走向“下坡路”。和傳統品牌相比,綠盒子在設計、供應鏈上有些跟不上。
據了解,2014年,在電商發展迅猛的勢頭下,綠盒子正式發力渠道創新。2015年,其完成了以上海為總部,各地設立分公司,直營和加盟并進發展的戰略布局。在實體店的布局上,其具體模式是:在一線城市樹立形象和標桿店,在二、三線城市廣鋪網點。
要擴張就意味著需要資金,魯振旺透露,業內普遍的說法是,2015年綠盒子的確是比較缺錢的,其亦想獲得融資,盡管彼時基于互聯網的商業模式在融資方面還談不上困難,但綠盒子并沒有成功。
值得一提的是,記者在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上搜索,上海綠盒子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出現了該公司以及旗下徐匯分公司兩個信息。在2015年6月10日以及2016年6月14日,其因不同原因曾兩度被罰款。
另外,綠盒子徐匯分公司更是在2016年7月6日被上海市徐匯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列入經營異常名錄,原因是未依照《企業信息公示暫行條例》第八條規定的期限公示年度報告。
折射出淘品牌“現狀”
2016年12月,綠盒子已被曝出其于電商平臺的店鋪被屏蔽導致倉庫里的貨品無法銷售的情況。1月3日,記者在天貓以及當當網等多個電商平臺搜索綠盒子官方旗艦店,均未找到相應店鋪。
在中略資本創始合伙人高劍鋒看來,淘品牌之所以確立今天的地位是因為平臺的影響力和線上的口碑相傳,一旦線上停掉,銷售額會很快跌下來。
在業界看來,綠盒子的這一事件一定程度上折射了淘品牌的生存情況。
上海良棲品牌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程偉雄表示,在線下品牌紛紛被“擠到”線上發展的當下,淘品牌的經營現狀有點痛苦,這和它們的定位有直接關系。以綠盒子為例,其原先依賴線上紅利做大做強,但線上淘品牌靠全網比價很難有高的毛利。
高劍鋒認為,從全行業來看,未來淘品牌如果要繼續做大做強,“出淘”是其走向品牌的必然趨勢,所謂“出淘”不是拋棄而是渠道的多元化。
在渠道多元化上代表并不少,比如眼下較為受關注的茵曼,綠盒子也是其中一員。程偉雄表示,淘品牌的戰線不能拉得太長,做垂直平臺、布局實體店,營業自有品牌又代理品牌。“電商沒有想象的容易,投資者現在也要看到商業模式持續盈利。”在他看來,企業要搞清楚自己的定位,要根據自身定位的需要轉型,而不是盲目跟風。
在紛紛布局實體轉型的當下,漸漸走過紅利期的淘品牌代表們正奔向又一個目標——上市。2016年中旬,茵曼、初語母公司匯美集團向證監會申請在創業板上市。盡管此后又中止上市申請,但據媒體報道,其已表示2017年將繼續申請。另一家淘品牌出身的裂帛服飾也向證監會提交了IPO申請,欲登陸創業板。
2017年,和傳統服裝品牌同臺競技淘品牌的發展態勢將如何?“該爆發的都會爆發。綠盒子不是一個孤立事情。整個淘品牌的紅利期已經過了,淘品牌必須要提高自己的能力,否則難有好的前景。”魯振旺最后說道。



延伸閱讀:

  • 如何追賬
  • Swiber被追賬款增至1.33億元
  • P2P壞賬三年之癢來襲 一網貸平臺千里驚險追賬
  • 看NBA沒給票錢拳王遭追賬 年入九千萬笑傲美運動員
  • 德州小伙去年吃“霸王餐” 今年再回飯店被追賬
  • 酒店追賬不如反求諸己
  • 丈夫私自借貸數十萬 兩任妻子均做擔保被追賬
  • 財務追賬要來3箱零錢 總值5.2萬元需數3天
  • ST景谷深陷財務泥潭 建行農行急追賬
  • 洪山區法院再破執行難 五年追回賴賬近5億元
  • 上一篇:為要賬非法拘禁他人3天 討債不成反受法律制裁 下一篇:討債公司侵犯公民個人信息上百特警直搗窩點

    關于我們| 業務介紹| 加入我們| 幫助中心| 網站地圖| 意見反饋 >>

    Copyright ©2004-2016 版權所有北京私家偵探 上海私家偵探 深圳絲足 北京刻章

    (*^▽^*)MG花花公子_正规平台 如何挖比特币 现实中比赛真人游戏—官方网址 盈利彩票官方网站-点击进入 内蒙古快3开奖时间 黑龙江体彩6+1走势图 吉林11选5前2直选 江苏11选5方法 理财产品排行 宁夏麻将 中国双色球 可爱水果老虎机作弊器 秒速彩票平台有人控制吗 ag真人是所有平台共用吗 福彩3d字谜图谜总汇图 内蒙古11选5前三走势图 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