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力資本報告:東北勞動力平均年齡近40歲 人口流失嚴重

2020-12-18 22:19 人閱讀 來源:未知

 記者 | 周姝祺1

 
近日,中央財經大學人力資本與勞動經濟研究中心發布中英文版本的《中國人力資本報告2020》(以下簡稱“報告”),公布了我國最新人力資本估算結果。報告顯示,1985年至2018年間,我國勞動力人口(包括學生)的平均年齡從32.2歲上升到了38.39歲。
 
本年度人力資本報告由中央財經大學特聘教授、美國佐治亞理工大學教授李海崢主持,通過對中國人力資本的分布和發展動態進行定量描述,探討人力資本在中國經濟發展中的作用創造條件。
 
東北“打工人”最老
 
據報告數據統計,2018年,平均年齡最高的前10個省份是黑龍江、遼寧、吉林、重慶、湖南、浙江、內蒙古、湖北、江蘇、河北和四川。其中,東三省位居前三,平均年齡最高的黑龍江達到40.19歲,是全國唯一一個勞動力平均年齡超過40歲的省份。遼寧和吉林也都超過了39.7歲位居二三位。
 
 
 
總勞動力人口及城鄉勞動力人口平均年齡前十一位省份。圖片來源:《中國人力資本報告2020》“主要是我國年輕人越來越少,老年人數量越來越多,這種現象在全國普遍存在。”李海崢接受第一財經采訪時表示。
 
東北勞動力人口外流問題一直以來備受關注。據公開數據資料整理,2019年全國主要常住人口增量上,東三省和北京是少數常住人口出現負增長的省市,其中黑龍江、吉林、遼寧的常住人口分別減少了21.8萬、13.33萬和7.6萬。
 
事實上,從2013年開始,東北地區常住人口已經持續七年凈流出,人口凈流出規模也從2013年的0.79萬擴大到了2019年的42.73萬。據21世紀經濟報道統計,東三省七年間合計凈流出人數高達164萬人。
 
菁菁是黑龍江哈爾濱人,她高中畢業后就離開了東北,到北京上大學。她告訴界面職場,她的同學選擇在外地讀書的基本都沒有再回到家鄉。
 
“到外地上學的,有過對比后很肯定意識到哈爾濱整體比沿海發達地區落后,氣候也十分寒冷,東北的冬天太凜冽了。”
 
菁菁自己也不會考慮回到哈爾濱。她向界面職場透露,黑龍江的經濟發展相對落后,沒有主力的支柱性產業,就業機會少。她大學所學專業是戲劇影視文學,而這個專業回哈爾濱只能進電視臺。
 
“工作上沒有發展機會,很難找到適合的工作。黑龍江電視臺質量很低,職業發展前景挺暗淡的。”菁菁說,“如果我想在家鄉發展也只可能是在外工作,在家那邊投資一些生意,肯定不會作為主要發展城市。”
 
不過,菁菁也表示,她許多在本地上大學的同學也有不少留在了當地。對這批人來說,家鄉的安全感更高,父母也可以提供房子、車子和社會資源,生活質量會比在外漂泊更高。
 
“上了四年大學,熟悉的朋友和圈子都在這個地方,自然也就選擇在這個城市繼續發展了。”菁菁一位在哈爾濱上大學的朋友說。
 
需要注意的是,不少外地學子來東北上大學后,盡管建立了一定的社會關系,也不會選擇留在東北發展,東北人才的留存率并不高。
 
吉林大學、哈爾濱工業大學、大連理工大學等都是東北知名的高校,每年在全國各地招生數目不少。據吉林大學招生網消息,吉林大學2020年本科招生人數達到了10259人,在全國位居前列。
 
但是,吉林大學2019屆畢業生就業質量報告顯示,這一屆本科生畢業后只有17.7%選擇留在東北繼續發展,更多的人都選擇去北京、廣東、山東等經濟發達省份。除了東北本地生源外,來自東部沿海地區、南部沿海地區、北部沿海地區的生源畢業后最終還是回到了家鄉所在地,占比分別為73.7%、65.42%和64.87%。
 
“東北的就業機會太少了,沒有什么發展前景。”一名吉林大學畢業生告訴界面職場。據他透露,不僅是學生,吉林大學的優秀教師出走的也不少,比如吉林大學王牌法學系。有網友戲稱,作為“五院四系”的代表學校,近些年出走的人才都可以組建一所頂尖法學院。
 
人口外流難以控制,東北本土的人口出生率和自然增長率在全國也是倒數。據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顯示,2019年黑龍江、吉林、遼寧各省的人口出生率分別為6.73‰、6.05‰、6.45‰;人口自然增長率分別為-1.01‰、-0.85‰、-0.8‰,是全國僅有的三個負增長省份。
 
為吸引更多的人才留在東北,振興東北發展,東北亞經濟研究院院長王洪章表示,東北產業鏈條中,科技和市場兩個高端資源尚有欠缺,需加強東北貿易的發展。
 
此外,東北振興的重要改革和重大項目不可或缺。王洪章指出,要深化東北國企以市場化為導向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在東北建立以土地、人口、環境為主要內容的綜合改革試驗區;提速沈陽、長春和哈爾濱三個中心城市的區域經濟一體化步伐;推進大連國際自由港在東北亞區域經濟一體化的可行性研究等。
 
廣東的“打工人”還很年輕
 
與東北相反,廣東的勞動力人口年齡偏小。數據顯示,西藏、貴州、海南、新疆、廣東的勞動力人口平均年齡均小于37歲。
 
西藏、貴州、海南、新疆這四個省份一直以來人口出生率較高,一定程度上緩解了人口老齡化問題。
 
李海崢表示,經濟發展較高地區,可能使得女性生育意愿低,使得新出生率較低,比如北京與上海。經濟發展較低的地區,尤其是農村地區,年輕勞動力生育意愿較強,但二者之間并不是絕對關系,不同作用會產生不同的影響。
 
廣東作為經濟發達省份,受傳統生育理念的影響,人口自然增長率高于全國平均水平。2019年廣東人口自然增長率為8.08‰,比全國總人口自然增長率高4.74‰。
 
另外,大量青壯年的流入也讓廣東的勞動力人口年齡偏小。據廣東省統計局數據,2019年年末廣東常住人口11521萬人,比上年年末增加175萬人。數據顯示, 廣東已經穩居全國第一大省之位,常住人口數超出常住人口第二多的山東達1450.79萬人。
 
這新增的175萬人,扣除廣東自然增長人口數92.38萬人后,去年有82.62萬人流入廣東。
 
 
最近5年,廣東每年都保持了大規模人口凈流入。2015年,2016年、2017年分別凈流入51.65萬人、68.72萬人、68.47萬人,2018年達84.24萬人。
 
胡可是湖南人,她在中山大學研究生畢業后自然就留在了廣州。她告訴界面職場,廣州一方面距離她家比較近,另外經濟比較活躍,就業機會多,對自身的發展也更加有力。
 
暨南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胡剛接受羊城晚報采訪指出,廣東持續吸引外來人口,首先是就業機會多,因為廣東民營企業眾多,就業吸納能力強;其次有廣州、深圳兩個一線城市,目前這兩個一線城市人口政策在四個一線城市中相對開放;再者廣東氣候和環境宜居,文化氛圍開放包容,也是吸引人口聚集一個重要因素。
 
 
 


延伸閱讀:

上一篇:婚外情一旦被發現,你的人生將毀于一旦 下一篇:沒有了

關于我們| 業務介紹| 加入我們| 幫助中心| 網站地圖| 意見反饋 >>

Copyright ©2004-2016 版權所有北京私家偵探 上海私家偵探 深圳絲足 北京刻章

(*^▽^*)MG花花公子_正规平台 福彩好彩一开奖结果 杭州麻将胡牌算法 安徽乐乐麻将1元微信群 广东十一选五胆拖玩法 青海快3开奖查询 幸运农场中奖说明奖金 零点娱乐下载 辽宁gtv网络棋牌频道 公牛vs热火录像 玩十一运夺金窍门 福建11选五开奖结果手机 上海福彩选四开奖结果走势图 四川金7乐走势图下载 就爱玩棋牌游戏大厅 炸金花下载 天津麻将抓牌规则